comment 0

用啤酒創業給台灣農業新解答-禾餘麥酒

 

P1140718

眼前站的是台大農藝所的年輕人,他們的創業,是希望用台灣啤酒品牌,拯救台灣糧食自給率的問題。

對,我剛聽到的時候也張大了眼,但他們已把夢想實際種在田裡了。2014年末,農作機轟隆隆的在福興鄉農地裡播下小麥種子,這些麥子將在幾個月後變成餐廳裡的台灣自釀啤酒,那一瓶瓶喝爽的爽甘甜,是農民與一群台大的年輕人對給這塊土地和夢想的一次大膽實驗。幾個月前,三個年輕人帶著啤酒和和第一批種子來到這邊,說服農夫在這塊土地上重新種起麥子。

對,種台灣麥。

年輕人的出現不是沒有道理,農夫早想種植不一樣的作物,但政府補助集中在稻米而其他作物又不一定會有市場,取捨之下讓農夫只能選擇安全的路。所以當這群嚷嚷著要做啤酒的年輕人出現,再小,也算是一絲希望。

P1140921

三個年輕人成立的禾餘麥酒,帶著一百五十萬的資本額,就這樣說服農民跟著梭哈。「台灣現在種的不是大家要吃的,政府還花錢去補助種的人。」一頭簡潔短髮的盧心潔,耐心的向我們解釋。平均每三餐只有一餐用台灣自己生產的糧食,資源集中導致作物少了多樣性,政策沒有跟著人民的需求改變,糧食自給率是個大問題。夥伴陳相全在一旁細細數著實驗過的不同澱粉,芋頭、米、小麥、玉米、蕎麥等,找出適合的作物推薦給農民,收購保證是農民信心的來源,同時可以創造更多的農業多樣性。

但這些信心不只是靠著釀酒的實驗,從原料、釀製、包裝到行銷,三個人真正要挑戰的是四個環節的事,才能保證台灣麥釀出來的啤酒有市場,農民的梭哈,才會換來長久的市場支持。

三個書生,挑戰產業鏈中四種角色,他們是膽子太大還是野心太強?

遇到的第一個挑戰:沒有原料

剛開始萌發想做啤酒時,卻發現台灣已經三十年沒有人種大麥了,陳相全推著眼鏡回憶起當年的無奈,沒有怎麼辦,自己種。從自己家的花園、台大農場到與農民契作,「今年年初收到190公克的大麥種子,我們現在是台灣最多的大麥來源喔!」盧心潔開玩笑說,但大麥產量還不夠量產釀酒,還要再等兩季。在這之前,有另外一批小麥種子在台灣各地發芽,預計在明年清明節前,生產出7公噸的小麥。7公噸的小麥,成功替他們招來第一個顧客,一間酒廠訂下500公斤的台灣自己生產的小麥拿來釀酒。

面臨的第二個挑戰:啤酒風味

之前他們嘗試做了一款燕麥口味的黑啤酒,一開始接受度很差,調查之後發現,二十五歲以下的人較無法接受,二十五以上的人反而覺得很棒,還希望能調高酒精濃度。「因此我們將目標訂在上班族,希望是一些願意花錢在追求品質的人。」盧心潔還說,要從口味做出特色,找到連國外品酒師都喜歡的味道。

顯而易見的失敗可能,信心的挑戰

就算看到新的市場,卻沒辦法保證能夠成功,未來還是一片模糊。陳相全笑著說自己處在一個慌張卻又大膽的階段,但因為知道方向是對的,所以就摸黑走下去。「難,但如果一定要做,就不會很難了,吧。」陳相全滿是信心的笑著回。七年前開始籌備,兩年前開始實際種植,今年四月正式起步到現在才開始有成果出現, 旁人總是不敢看好,「同學們說『你們做不起來啦』,但我認為這是一個機會,新的可能,可以試試看!」「台啤可以很輕易地做到我們想做的事情,但他們不願意,我們要做他們不想做的事情。」

大麥

「所以我們要做給他看,讓台啤跟著做,讓其他酒廠也能用我們的糧食,釀自己的酒。」陳相全堅定的說,只要能促進整個風氣,改變任何一家酒廠的思維,對於禾餘麥酒來說都算成功。成功不必在我,他們只想著證明一種新的可能性,念農那麼久,難道沒有地、沒有資本的年輕人,一定要進入公務體系,才有機會貢獻新的可能嗎?

帶著「成功不必在我」的想法,禾餘麥酒願意在新產品上市的三到六個月後,公佈所有的釀酒食譜,只要照著上面的原料和步驟,每個人都可以在家釀啤酒。用實際的行動來拉近農民與土地,對他們來說,那些大麥不只是種子,而是用啤酒創造可能性的起點,用分享創造市場的宣示,第一批種子準備釀造,你準備好嚐嚐他們的勇氣了嗎?

文:蔣開宇

更多關於品酒的課程:
http://uknowiknow.com/courses/VinsonHua-mixer-0207 http://uknowiknow.com/courses/Cabernet-Sauvignon-20150204

Advertisements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