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ment 1

一只「葉碗」設計,她要顛覆設計師服膺消費、背叛環境的宿命

你有沒有算過,一天當中我們創造多少消費,而這些消費又創造多少垃圾?

你可能認為便當盒、飲料杯、寶特瓶連竹筷都可以回收了,應該還好吧

坐在我面前的葉食台灣創始人王馨曼,卻用了她的碩士論文、工作經驗告訴我,原來當我以為撿到優惠而開心消費時,我們都在傷害地球,而所謂的回收,其實只是心靈上的慰藉居多。別誤會,她不是環保份子,相反的,她是生產鏈中最能鼓勵消費的「電子零件設計師」。

成功大學工業設計系研究所碩士畢業,王馨曼本以為自己會像其他同儕般,憑藉專長,一生致力於設計出一輛曲線性感的跑車或者熱賣商品,直到她以「手機的過時性」為題,研究消費者換手機的心理時,卻發現在產品、消費者行為與環境資源的三角關係中,自己的位置,正是推動齒輪往錯誤方向的關鍵推手。

她逐漸摸清了一件事:「幫大老闆賺錢」,就是多數工業設計師的存在目的,「我甚至在某本刊物上,看過文章內容是設計師近乎無恥地高聲討論,要怎麼讓顧客維持對商品的信心和滿意度,但同時讓商品很快地壞掉?」她激動地說。

「所以我開始想,我還能做什麼。」

一次為期十天的尼泊爾之旅,和事隔一年後台灣食器新聞連環爆中,她找到了擺脫「毒害地球推手」身份的可能。

當時,台灣爆出甲苯毒餐盒問題。王馨曼搞不懂乍看白淨的餐盒,怎麼會有毒?在網上不斷的搜尋之後,她查出的事實意外駭人:多氯聯苯、汞化物等劇毒物質,竟相繼出現在一次性食器的材料列表內。原因,是為了賣相。餐盒的紙、便當盒的竹片等原料都沒有問題。但因顧客覺得要白亮、不能發黴或髒汙,所以廠商使用化學溶劑擦拭、保存食器。

環太平洋垃圾帶_海岸

 

這樣的便當盒,不只對身體有害,對環境更是。使用便當盒是創造了垃圾,甚至是「有毒的垃圾」!

「可是我吃便當都有回收啊?」大部份的人心中會冒出這句話,我們都以為標示能「回收」的產品就能放心使用、安心丟,但其實複合材料回收不易,像紙餐盒,紙上包膜防油,有多少廠商會費心撕下薄薄一層塑膠、回收有油汙的紙?「而且要是回收一個東西花十塊美金,但只能賣出五塊錢,這種虧本生意你們幹不幹?」王馨曼說。

從一個白亮亮的便當盒,我們懂了錯誤消費對自己與環境的傷害,但我們還有其他的選擇嗎?王馨曼想起她在尼泊爾的最大收穫:一隻葉子做成的碗。

「我用手一路拿著它回台灣,就怕把它弄壞了!」王馨曼笑道。當地常用的「食器」與台灣大不相同,「以前應該是盛裝祭祀花果用,後來街上賣小吃、在家吃飯也都有看到。」 婦女手上搓著葉子,就在街旁,他們以圓柱狀模具從兩端抵住、壓實,十指壓貼葉緣塑型,風乾後即是一體成型的植物碗盤。

王馨曼也想在台灣做出葉片碗,長期而言減少一次性食器,短期而言,讓葉片碗取代毒便當盒,停止對人身及環境的傷害。

這要如何實現呢?王馨曼露出興奮的表情,「那就是設計師的工作,跟責任了,」王馨曼害羞地的拿出她一手創造的台灣葉碗,從尋找適當的葉片到一步步的調整製程,她試著以自身的專業克服資源的不足。以水浸軟、模具壓實、風乾,她一步一步地講著。

型態原始的葉碗,在大量使用、丟棄一次性餐具的消費環境中,或許能扮演可以真正回收、且低環境成本的角色,更不用說回收它時毋須耗費成本處理複合材質;沖洗後,掩埋當堆肥便夠。對她來說,最大的不安不是來自製程、技術,而是消費者到底能不能接受「真東西」?

瓷杯

一個不白的葉子碗,你真的會用嗎?

市場或許還未成熟,但王馨曼坦承自己已失去耐性,「我們用它(一次性食器)一餐,你認為要花多少的環境成本,去消化你人生中這兩個小時需要的東西? 」對王馨曼來說,投入葉碗的開發是自然的,她學設計,懂得設計的力量,而她試著用自己的雙手,創造一個具吸引力的產品,為社會、環境創造一個更好的選擇。即使不是跑車、不是手機或者一把炫目的椅子,王馨曼靠著一隻葉子碗實現理想,更重要的是,這才是她心中每個設計師都有的使命感。儘管難且慢,王馨曼只要想著她正在創造一個能放心消費、保護世界的可能,一切已足矣。

文:羅齊

參考影片:
東西的故事
人類是地球最大的危機

參考來源:
環太平洋垃圾帶

 

廣告

1 Comment so far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