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ment 0

科技業女主管,為什麼在街上跟著遊民伴走?

街遊那天早上,剝皮寮廣場上已有三三兩兩的散客,到了約定的集合時間,一群工作人員浩浩蕩蕩從遠方走來,帶頭的除了街友導遊阿和之外,另外還有一位年輕女生,在街友和其他男性工作人員中特別顯眼。

IMG_8374

徒步導覽開始前,阿和便滔滔不絕地講起萬華的老歷史,此時這位女生突然舉手打斷阿和,她說:「你沒有跟大家介紹你自己!」阿和才想起來他的重要使命。

導覽途中,她就像是阿和的小幫手,大多時候是在一旁靜靜聆聽,但如果阿和的講古越來越遙遠時,她就會適時跳出來把阿和拉回正題。 她是曾文勤,身分是導覽的伴走員,街遊計畫的創辦人之一。

大太陽下她出入自如萬華這少有年輕面孔的領域,跟五六十歲的街頭朋友們道好,很難想像,她過去是個帶領一個團隊的科技業主管。 曾是人人稱羨的人生勝利組、身上貼滿了優良標籤,卻毅然決然一頭栽進街頭世界,和街友毫無關聯的她,目標只有一個:「讓人跟人直接的互動,撕掉標籤」。

IMG_8443 IMG_8374

十年賣肝拼事業 每天工作十二小時

資工背景出身的曾文勤,北一女、交大畢業,在軟體公司待了足足十年, 曾經一天工作十二到十四小時,十年的爆肝生活,讓她越爬越高,離公司高層越來越近,「曾經我們只有三分之一的人力,要和競爭對手做一樣的事,但最後我們還是贏了。」她回憶當時的功績和血淚。

成為管理階層後,她的生活更是多了以前沒有的交際應酬。外界看起來光鮮亮麗的工作頭銜,卻讓曾文勤在不知不覺間,被權力頂端的空氣麻痺,甚至連身體健康都犧牲了。

「我不諱言,我曾經迷失於對『位置』的追求,」當時已是經理的曾文勤,為了提升自己的英文能力,開始去外頭上一對一的英文課,半年多的英文課卻帶給她最初沒有預料到的收穫。在課堂中老師與她漫談哲學、文學、社會甚至音樂,讓她想起自己小時候常常看的書,想起她對自己的期許,「我好像慢慢找回以前的自己了」。

IMG_8370 IMG_8415

「這一生,希望能為世界做有益的事。」

當她碰上人生的瓶頸,反而讓她有機會思考下一步該怎麼走,她意識到自己早已陷於體制之中,長久以來的努力都是為了社會定義的「成功人生」,這樣的價值卻讓她失去健康和幼時理想。

「我以前大概是個憤青吧。」曾文勤如此形容本來的自己,小時候讀動物農莊,滿腦子想為社會正義做些什麼。 但時十年青春的累積,離開,不會不甘?越是往上爬越不能做自己,被貼上一張張標籤,雖然是所謂的勝利組,但她就是不自在。

Time is right,離開是為了展開下一段旅程

曾文勤離開前東家後,便開始大量閱讀關於社會企業、社會正義的東西,「Unseen Tours」是在去倫敦玩之前無意在雜誌上看見的,是她決心改變後遇到的契機。 「Unseen Tours」的導覽融入了街友獨特的生存方式與對城市的觀察,改變了曾文勤過去對街友的刻板印象,「就像是開了一個眼睛,我開始會去注意路上的蛛絲馬跡了。」導覽途中有一位導覽員和她說:「妳可以把這個(指Unseen Tours)帶回台灣。」這句無心的建議,卻讓曾文勤認真了起來。

結束導覽的那一晚,她決定了:「要在台灣辦街遊。」一回到飯店她就和台北的朋友們在網路上熱烈討論;那一晚,她為這個決定興奮得睡不著覺。

為街友、也為自己撕去、放下標籤

「你要讓這些人被看見,他們才能有機會被理解,並且得到更多資源。」回到台灣後,曾文勤藉由街遊計畫幫助街友,試圖撕下眾人在他們身上貼的汙名化標籤;就跟過去的她決定拋棄自己身上的菁英標籤,跳出科技業的束縛,走入社會企業、走入街頭一樣。

曾文勤堅信:「每個人都應該要擁有一樣的機會。」所以不論正面或負面,在標籤底下的每個人,其實本質都是一樣的,而我們都應該善待彼此。 談起「街遊」的未來,曾文勤說希望最終能由芒草心慈善協會獨立出來,做一個真正的社會企業,並開玩笑的說:「最好是要能養活我」,從她熱切的眼神,相信就算這是一條辛苦且漫長的路,她也會走得非常自由自在。

文/陳如翎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