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ment 0

「原來我們都成了吸Facebook大拇哥的青少年,」一個戒掉FB的記者告白

電影《吮指少年》(Thumbsucker)中,賈斯汀是個抑鬱的十七歲少年,每當緊張、沒安全感時,他總會嬰兒般吸吮大拇指以減輕焦慮。 「我們每個人現在都是『吮指少年』了,」美國記者理查.摩根(RICHARD MORGAN)直指,原因是什麼?

「臉書。」

摩根進行了一場在現代來說相當「大膽」的實驗:戒臉書。 紐約時報網站上〈Kicking the Facebook Habit〉一文,記錄了他的心路歷程以及觀察,原來,臉書在我們的生活裡,拿走、扮演了那些事情⋯⋯

一、我想要逃離臉書的魔掌。所以在八月中旬時,我刪掉了我的FB。」

我曾是個重度臉書成癮者。

我會特別選在下午三點,美國東岸放飯結束、西岸恰好午休的人潮巔峰期發文;光在七月,我就發佈了一百五十九則動態,給兩千三百零八名「好友」,總共獲得一千一百一十個「讚」。

然而,我卻發現自己越來越像個「有陳年賭癮的老太婆」,每天玩拉霸一樣守著臉書頁面,一直拉、一直拉、一直拉。重新下載nonstop 。 所以在八月中旬時,我刪掉了我的FB

然後我朋友搜尋我得到的卻是「Error 404」。大多數人問:「你還好嗎~?」;有些人立馬發了脾氣:他X是不是封鎖我!

二、「在這資訊時代,刪掉臉書完全是個反社會行為。

  • 我去看了一齣喜劇,演員的表現讚到爆表;
  • 也參加了場鄉村婚禮,裡面到處是彩色煙霧和自家製小火箭。 有人半路攔住我,問我要不要面試企業董事(不是詐騙),所以我盛裝赴約;
  • 我甚至在華盛頓廣場公園的草坪上削鳳梨,搞得像演《老爸老媽羅曼史》影集。

然而這些我都沒告訴別人,我手上有一大堆好照片哎,但在「臉書齋戒期」,不能,不能發動態傳照片。

手真的超癢的,好難受啊。

接著我發現自己開始忌妒其他能用手機滑臉書的人。看他們臉上倒映的光,陰險地想著:「哼哼、好啊,你們這些可惡的藍光殭屍!!」怒。

三、「掰FB~,而且再也不會回來。」

臉書是個DIY行動裝置藝術,能夠載入每個人的智慧型手機中,即時記錄我們的生活。

人們也因此將社交舞台轉到臉書平台,不僅藉由它得知生活大小事;也能與許多「好友」交換熱門消息、名人的死訊等,並發個文表示哀悼。接收資訊的同時,我們也傳出訊息。臉書的使用者人人都希望藉由分享生活、發起臉書活動而受到注目。

不知不覺間,我們彷彿被期望隨時「分享」自己的私生活,無論是在地中海酒吧喝酒或是小孩出生,任何放鬆的時刻都有種芒刺在背的緊繃感,好像不發文打卡就是不對勁。

我們像得了強迫症般滑臉書,不斷翻閱「大家都喜歡」的資訊,並歇斯底里地緊盯螢幕,看誰有沒有刪我好友、今天的發文能得到幾個「讚」。 我們害怕漏掉一丁點資訊就被視為異己;更覺得沒人按讚,分享的「生活」就沒了意義。

臉書把我們害怕遺漏任何事的資訊焦慮,轉變為對被遺忘的恐懼。就像那焦慮而依賴的「吮指少年」,成天吸吮「讚」的大拇指,好填補一些人際和生活的空虛。

也許有人很愛這感覺,但我不。 在戒臉書的過程中,我逐漸察覺到,現代人最需要的不是發文打卡,然後將彼此的生活鎖進「臉書」這個圈子內。而是「直接的情感交流」,不為了不遭排擠或得到讚而分享,而享受生活,將快樂傳遞給真正的朋友,且滿足於他誠心的響應。

現在,當我想分享參加婚禮的照片給朋友時,我會寄出一封簡訊,並希望他能看見、回我一句幾億個讚都無法表達的「Love it.」 戒掉臉書,享受世界。

我覺得我自己從「吮指少年」轉變成真正成熟的大人了。(笑)

原文出處:〈Kicking the Facebook Habit〉
吮指少年相關介紹:[電影]吮指少年

文:羅齊

Advertisements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