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ment 0

【課程筆記】馬家輝、詹宏志 半百世代的學運觀點

香港作家馬家輝身著全黑西裝,上台第一句話:「前幾天吃了兩顆催淚瓦斯,眼睛還沒恢復。」解釋了他臉上的黑墨鏡,及別在他胸前的一只黃絲帶。

「今日香港,明日臺灣。」過去半年裡,港臺兩地青年領軍造就太陽花學運、雨傘革命,相距八百公里的臺灣、香港,也史無前例結下同舟共命的情誼。港臺兩地的未來會如何?兩位文化界大師51歲的香港作家馬家輝、58歲的「台灣網路教父」詹宏志,齊聚一堂,以「大叔」角度談學運觀點。

馬家輝

香港觀點 馬家輝:我們已經走投無路

「對這城市,我到底最熱愛什麼?」翻開馬家輝新書《我們已經走投無路》, 一個問句,點出馬家輝眼中香港最難解的「認同」題。

以「閱讀」為談,曾經詹宏志讚揚香港閱聽眾「臥虎藏龍」,臺灣發行不了的冷門書,在香港也可以售出二、三百本;然而「香港土著」馬家輝表示,其實這些「虎」、「龍」是來自臺灣、中國、美國、英國……,國際都市香港,吸引著全球菁英,在香港做研究、買書、讀書,但成果不會落地生根,「賺夠錢就回去了。」至於香港文化水平?跟他們一點關係也沒有。

馬家輝深知,這不僅是反映香港的閱讀風氣;同時,也反映香港人們跟土地的連結亮起紅燈,一座座高樓大廈,事實上是「空中樓閣」。

「我們已經走投無路。」馬家輝的話,如警鐘般地敲打香港人們的心底;香港史上最嚴重的民主危機,正逼著本土聲音思考對香港土地的期待,抉擇「我們到底要什麼?

詹宏志

臺灣觀點 詹宏志:我們留下的社會,不會是下一代要的。

反觀臺灣半年前的太陽花學運,詹宏志的眼中看見的是,「世代歧異」。

他回憶,四十年前,臺灣全面起飛,他們那一代抓住機會,二十歲就挑起大樑,創造經濟、文化、民主的巔峰,靠雙手買了房子;但四十年後,臺灣竟成了一個既不公平,也不美滿的社會。詹宏志說,「顯然我們這世代,做了不對的事。」

「這些房子,是不公平的由來。」詹宏志觀察,臺灣正發生著財產升值速度,遠高於薪資成長速度的狀況,過去握有財產的人占有優勢,然後再將財富世襲給下一代,鎖死社會階層間的流動。

「現在社會沒給年輕人機會。」詹宏志表示,龐大的貧富差距促成青年領軍的太陽花學運,讓他語重心長,「我如果就這樣退休去旅行,這個離場是不光榮的。

大叔,與青年肩並肩

一位反思「認同感」的本土香港大叔、一位想扭轉社會的臺灣大叔;馬家輝、詹宏志要與青年同陣線。

「我在接下來有限的生涯,顯然是該做個贖罪的人。」詹宏志坦白,「貧富差距」不是單一答案、單一國家能克服的;但作為臺灣社會的一份子,他承諾在未來幾年,以行動支持年輕人改造社會,「哪怕只能增添一點好事。」

而親身參與佔中行動的馬家輝,在幾個夜晚的所見所聞,佩服年輕人的堅持不懈,「主導權已經超過大人。」甚至史無前例高喊「人大道歉」杠上北京政府。然而,當堅持理想的香港青年,對上永不妥協的北京政府,「結果如何?沒人可以預估。」馬家輝說道。

要「靜待黎明」

不知道結果,不意味著沒有希望。馬家輝分享了兩個故事:

1917年,列寧曾流淚演說,「我有生之年恐怕沒法看見革命果實了。」但兩個月後,俄國十月革命成功。

1989年,CIA呈交一份報告密件給美國總統,預估冷戰局勢將維持好幾年,但三個月後,柏林圍牆倒下。

投身扭轉社會的運動,年過半百的兩位大叔將以文字、言詞、行動做他們認為「好的事」;下一步,就是帶著希望靜待黎明。

【文:章凱閎】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