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ment 0

創作、解題、重整生活,為什麼下班後應該要散步?

走路其實不只是運動,從文本分析、科學研究中我們發現,走路跟思考有強大的連結,NewYorker網站日前一篇文章解釋了走路為什麼能幫助思考

「如果你不站起來走動,你又怎麼能只靠坐著來寫作?」

在古希臘哲學家時期,許多作家靠著直覺,感應到走路、思考、寫作是有相關聯的,「如果你不站起來走動,你又怎麼能只靠坐著來寫作?」梭羅 (David Thoreau) 在他的日記中寫道,「當我的腳開始移動的時候,我的思緒開始飛翔。」德昆西 (Thomas DeQuincey) 統計過華茲華斯 (William Wordsworth)的作品,「那些詩集中,穿過了湍急河流、踩過高山和許多的街道。」在他的人生中走過了至少十八萬英哩,也就是說華茲華斯在五歲後平均每天要走六點五英哩。

波士頓大學的一個紐根特教授 (Joseph Nugent) 和他的學生,也曾用google map將上課文本中主角、以及作者走過的路線交疊,發現是重複的。英國的社會學兼文學家,伍爾芙女士 (Virginia Woolf) 在創作「達洛維夫人」時,甚至也踏上了類似的路線。

為什麼特別是走路可以幫助、適合我們思考和寫作?答案在於我們身體內的化學變化。當我們在走路時,心跳加快,血液和氧氣會在我們體內循環,不只在肌肉,而是在我們全身的器官,包括大腦。

 因為化學

許多研究顯示在運動過後,儘管是最輕微的勞動,在「記憶」和「注意力」的測試上都會表現得較好。行走,在一般的標準下,有助於讓腦中的細胞建立新的連結,避免腦中關於年齡的細胞枯萎,增加「海馬迴」(大腦中掌管記憶主要的區域)的體積,讓新的神經元生長和傳遞訊息的神經元增加。

我們動得越多,越會影響到我們的思考,反之亦然。心理學家特別指出,運動時放的音樂會影響到我們的反應,像是聽節奏較快的音樂會讓我們跑得比較快,當我們跑得很快時,我們也會想要聽快一點的音樂。同樣的,當一個駕駛在聽很大又很快的音樂時,他們會不自覺的比平常踩油門踩得更大力一點。

當我們用我們自己的節奏在走路時,我們的心靈和步伐會產生一種純粹的節奏迴圈,這是平常運動中沒有辦法感受到的。當我們在散步時,我們的腳步會和我們內心的想法一致,這時候我們可以主動地變換我們的腳步,快一點讓思緒輕快活潑一點,或是讓自己慢下來。

 散步的腳步,也能影響心理節奏

因為我們不用多花力氣去思考怎麼走路,漫步時也不用額外動腦,當我們腦中出現小劇場時,可以快速地蓋過眼前的世界。這是視覺衝擊和創新想法的快速連結。

在今年年初的時候,史丹佛大學的心理學家 Oppezzo 教授和 Schwartz 教授出版了第一份相關研究,明確的指出走路會影響一瞬間的創造力。在一連串的四個實驗中,Oppezzo 和Schwartz 測試了一百七十六個大學學生,關於創造力的問題。不同的地方在於,他們測試時是坐著、在跑步機上行走或是漫步在史丹佛校園中。

舉一個例子來看,測試者需要從一個物品中,想出不尋常的使用方式,像是鈕扣或是輪胎。測試的結果是邊走路邊測試的人可以比坐著的人,想超過四到六個新奇的用法。另一個測試是要想出一個隱喻,百分之九十五的學生在行走時可以想出來,那些從頭到尾沒站起來的人只有一半的人能夠完成這項測試。但行走時也有些測試結果是不好的,像是給你三個單字,你要在選項中找到符合這三個單字形容的字。Oppezzo觀察後說,「讓你的意識像泡沫一樣漂浮在海上一樣,走路時你的想法會不斷跳躍。如果你在尋找一個正確的解答,大概不會想要各式各樣的想法像泡泡一樣跑出來。」

 研究發現,多走路 = 創意 = 年輕 = 更多專注力

選擇在哪裡走路也會影響。南加州大學的柏曼教授(Marc Berman)研究指出,關於回憶相關的測試中,在植物園周遭行走的人,比在馬路上行走的人含還要高分。一些少量的研究證據指出,多花時間在綠色的場所,像是花園、公園、或是森林,可以比在人造建築的周圍更讓人感覺到年輕。

心理學家還指出,每人每天的專注力是有限的,會不停的被消耗,而複雜的人群、車子和廣告牌會不斷地消耗我們的注意力。相比之下,走過一個有小池塘的公園,可以讓我們的精神感到放鬆,不管是潺潺的流水還是細長的茅草。

還有,城市和鄉村的走路方式對於心靈的提升有很大的不同,走過城市的街道會讓你感到立即的刺激,許多的感官都會不斷的改變,但如果我們已經受夠了過多的刺激,那我們就該反其道而行。

英國女作家伍爾芙在倫敦街頭展現她的創造力,在她的日記中寫道「在最高最大的浪潮中,試圖在裡面悠游。」但她同時也歸功於在英格蘭南方小鎮的行走。「有一個空間能夠讓我的思考茁壯。」在她年輕的時候,還常會去英國南邊的康瓦耳旅遊。「花一整個下午的時間漫遊、散步。」那是她在鄉下最愛的一件事。

也許在走路、寫作、和思考中最深刻的關係,是在最後走完坐回書桌前,那一剎那,是走路和寫作最契合的一瞬間,無論是身體還是心靈。當我們在選擇要走過一個城市還是一座森林,我們的大腦需要分析周遭的環境,建造一個心靈的地圖,設定好往前的路徑,再轉化成一連串的腳步。同樣地,寫作強迫我們的腦袋重新閱讀過去看過的景觀,心靈的起伏形成段落和內容,將走過的痕跡,透過手和筆來寫下。

「走路組織著我們的生活,寫作組織著我們的想法。」NewYorker 最後如此結論。

原文:http://www.newyorker.com/tech/elements/walking-helps-us-think

【文:蔣開宇】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