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ment 0

芬蘭求學四年,離職主管學回的「獵人學」

「有病」,一個三十出頭、從芬蘭歸國、月薪曾高達十幾萬的手機通訊碩士這麼說他自己。 「大家都說我有病,有好日子不過,做這個幹什麼?」

他是美妝網站《愛美教室》創辦人詹凱文,成立一年半的網站有一萬五千名會員,這是他的第三次創業,前面兩次創業都沒撐超過一年,連成績單都還沒有,別談損益兩平。

「然後你還是繼續創業?」我問。
「嗯?很奇怪嗎?」凱文眯起他的笑眼輕鬆回答。和女朋友一起創業的詹凱文,公寓當作辦公室、言談裡跟我討論著薪水發不出去的玩笑話,輕鬆背後是數不完的焦慮。 人們為什麼說他有病?因為不過幾年前,他是高科技公司裡一座實驗室的主管,裏頭儀器價值就高達兩、三億,設備是百萬、千萬在買。而現在的他,連多買一檯電腦可能都會心疼。

詹凱文是個還沒成功地連續創業家,朋友口中的「病」,他染自芬蘭。

 我的興趣是「找挑戰」

時間回到詹凱文的二十八歲,當時的他是個小主管,負責的自動式測試實驗室要檢查公司的核心產品,聽起來是個以監測為主的職缺,詹凱文卻不這麼認為,他和團隊主動從一次一次的實驗當中找出檢測流程可以優化的空間,接著在原本的工作之外利用時間寫出程式,優化公司自動化檢測的流程,讓產能擴大、更有效率。

但不安分的他,早就決定找一個挑戰:在三十歲之前,去海外看更大的世界。

去海外對詹凱文來說並不是件容易的事,因為英文是他弱項中的弱項。「我高中的英文成績從來沒及格過,」詹凱文害羞的笑,於是他花了一年多的時間苦讀,把生活泡在工作跟模擬試題之間。還好,最後考到了申請標準,展開四年在芬蘭奧魯大學(University of Oulu)的進修。

「一開始很不習慣,」詹凱文回憶,從熱帶小島到了極光之國,詹凱文最無法適應的是沒有標準答案的課堂。

以考試為例,詹凱文幾乎沒有遇過選擇題,每次考試就是在四個小時的時間回答四五道申論題。「我想說我不是來念IT的嗎?」詹凱文笑著回憶。一開始認真地將答案背起,條列式的詳細回答,但每次考試結果都不太順利。「他的考題是某個函式在symbian系統裡要怎麼寫?原因?優缺?當初為什麼這麼選擇?」 本來,我們考試就寫到函式本身即可,但是在芬蘭卻連當初為什麼還是長這樣的原因,還有系統下應用的優缺點都要寫出來。

不只是背起來,而是要有思考、有論述,然後還要有水平比較說出優缺,這才是「懂了」。

「我覺得他們的教育,就是把你教成一個獵人,」詹凱文比喻。

一個獵人要面對的自然狀況每次都不相同,要獵到獵物,要具備不同的能力、策略,而且回到最源頭,你一定要自己發現獵物。

「所以在芬蘭,沒什麼人管你未來要幹嘛,」詹凱文說,每個人能夠有迥然不同的想法,沒有人會大驚小怪或者說三道四。「就像創業,沒有人會說什麼,好像就是找個薪水、工作時間自己張羅的工作一樣,沒什麼特別的。」

沒有一個共同的價值觀,沒有人說你未來應該要怎樣,會如何呢?

「我碰到的每個人,未來的目標都清楚得跟什麼一樣,」詹凱文說,沒有人怕做夢、沒有人怕失敗,沒有人不支持其他人對未來的目標。就像一群獵人入了荒野,每個人都像辦法用自己的方式生存,瞄準不同目標,於是越來越多的創意跟資源被開發。

獵人的文化也進到了他們的產業,當時在芬蘭國家研究室裡擔任研發的詹凱文說,小小的芬蘭,每次研究技術卻都是以設立產業新標準為目標,不為了搶大市場的單,不是為了商業利益,國家的研究單位帶著雄心想靠著新技術站在世界頂端,獵人的精神就成了必要。

身處一群「獵人」之中,詹凱文不知所措。

一邊讀書一邊就找到研究員工作的他,每個月收入十幾萬台幣,「那時候我的人生好像什麼都有了,」他說,但身旁的「獵人」眼中都有獵物,而且每天朝著目標嘗試前進,亢奮、成就感、實現自我,於是詹凱文決定要找一件很難的事,「我想自己做一間公司,而且做到賺錢,」他笑笑說出心願,「哎,那真的很難哎,」

當一個獵人的感覺是什麼?

因為有目標,於是腳步輕盈、肌肉充血、每個小時都有進度,「我就是跟昨天的自己比,」詹凱文談起過去兩次創業經驗,都說出了他學了什麼、試了什麼,平靜中帶著微笑地講失敗,就好像獵人遇上跑太快的鹿也只能搖頭。

「我就是想著這輩子要找一件需要很多付出、換來很大影響力的挑戰來做,」詹凱文說,失敗還好,喝個酒再往前就好。」 「想過回去業界上班嗎?」曾經是小主管、又有在芬蘭的研究經驗,難道不懷念舒適的日子?

詹凱文回憶出國前的他,那時侯待遇很好,表現很好,「可是,你不知道自己每天起來要幹嘛?腦袋是空的,空的就很不安,那難道回去睡嗎?」就像有時候他看見身旁的人,年紀輕輕卻沒有了目標,一天一天的過,「我看了都會慌,」他發現在台灣大家對未來沒有目標,聊天也不談最近完成了什麼、失敗了什麼,好像停止了一樣,「很怕自己被同化。」

跟獵人一樣,不斷追尋目標、找新的目標,成了他不讓自己成為死水的方式。「我很懷念那時候在芬蘭,大家一起討論失敗跟成功,然後不批評只鼓勵的感覺,」詹凱文繼續實行他的獵人學,只是地小人稠的小島適不適合獵人,人們是支持還是冷眼,是一起拓荒還是互相瓜分,我一邊感到欽佩卻也難免擔憂了起來。

Advertisements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