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ment 0

你沒見過的遊記,秘訪波士頓邀請制大麻晚宴(上)

大麻(Marijuana)最近常被討論,你知道在海的那一端大麻扮演著什麼角色嗎?

從數字來看,根據蘭德公司今年二月份為美國國家毒品管制政策辦公室撰寫的報告,從二零零二到二零一二年,美國全境的大麻消費量增長了約百分之四十;二零一二年銷售額達三百億至六百億美元。除了不能說的場合,這座廚房可能是全美名人間的熱點之一。

「佳餚中大麻延緩發揮的劇烈後勁。前所未有的異樣亢奮撞擊著我,將享樂靈魂衝出體外。他在失神前最後的感想即是——Hoooooooly. Shit.」在波士頓,一位名廚試著將大麻入菜,創造了波士頓記者赫特曼(Jolyon Helterman)筆下雙重極致時間差的味覺、精神狂亂。

開始前,你要了解

早在六千年前大麻便已被種植利用,具紡織、醫療、宗教祭儀等多種用途,本來的經濟作物形象,在現代人當作迷幻藥的濫用之後,從此大麻二字便落在了法律與道德邊緣。

從一九三七年開始,原將大麻視為合法醫療用材的美國修法禁止大麻的日常使用;到了七零年代,更被列為一級管制藥品。直到二零一二年一月,美國科羅拉多州又透過公投,開啟了娛樂用大麻合法銷售先例,掀起一波洶湧商機。

據市調公司ArcView估計,今年大麻市場規模為二十三億四千萬美元(約新台幣七百零四億元),五年後更將突破美金百億大關。
在這樣的「綠色淘金浪潮」中,大麻的吸食器、食譜等行銷花招層出不窮,科州當地,大麻甚至已可與紅酒競逐,成為新一代品味象徵。

廚房裡的秘密實驗,要吃,好難!

 

風潮引領下,遙在麻塞諸塞州的波士頓,雖尚未合法,亦出現部分廚師嘗試以大麻入菜的傳聞。到底摻入大麻這項新興佐料的佳餚,會成為下次美食榜上的勝者,或者這項試驗只是廚師們的一場大夢?

《波士頓雜誌》( Boston Magazine)記者Jolyon Helterman正為了探查此事,花了數個月時間布局,終於得以一窺隱匿在神祕紗帳後的夢幻大麻饗宴。

「大麻販子第一次邀請我參加傳說中自攜大麻的派對時,我卻搞砸了….」

有別於往昔為了使嗜麻者更加沉淪的大麻布朗尼事件(Pot brownies),傳聞中的波士頓大麻宴由名廚當家,拿捏精準分量將大麻入菜使饕客身心舒暢,卻不至過嗨成癮。

為了一窺現場,赫特曼一開始便勾搭上提供全波士頓大麻宴原料的經銷商人Jackie,而且她讓彼此一見如故。

本來以為會一切順利,但赫特曼實在忍不住,一直對匿名報導的界限討價還價,Jackie很快起了疑心、兩人斷了聯絡,夢幻的大麻盛宴,掰掰。

高級食材+藝術擺盤+大麻入菜

她沒有放棄,應該說她「無法」放棄,Instagram上瞥見的大麻料理,照片裡鵪鶉蛋、骨髓、金針菇等高級食材,擺盤、視覺效果完全一流,加上每個人的形容,「到底是哪個天殺的傢伙做出這等佳餚?!」赫特曼發自內心的要完成這個任務,了一樁人生遺憾。

很明顯的,大麻宴並非一群外行人一時興起、胡搞出來的噱頭,而是專家創造出來的味蕾新藝術。


「號外!在地呼麻者用水煙和玉米餅蹭掉癱在沙發的星期日下午。」

幾個月後,Jackie一封意外的來信,讓事情似乎有了轉圜。原來在熱帶度假的赫特曼,立刻飛回波士頓。





開胃菜是以培根捲裹扇貝,再灑上浸泡過大麻羅勒油的精緻單品;而主菜則是墨西哥風味的烤玉米餅。掌廚的是大廚Marcus,這位享有盛名的天才用藝術化的裝盤手法,這是幅抽象畫,不是菜。

晚宴會場位於城東的私人宅邸。餐桌上放了許多佐料──騷莎醬、焙蒜泥、整碗的醃漬橄欖及醬油風味的榛果。在冰桶旁則放了兩壺摻有大麻的無酒精飲品。因為沒有共用坐席的關係,十五位賓客一下子便各自分成小團體,坐在沙發上觀望著電視螢幕,並在水菸壺翩然登場時喀喀笑了起來。

好放鬆喔。

赫特曼沒有忘了自己為什麼在這,她溜進了廚房跟被人稱「狂愛烹飪與科學技法的怪咖」,廚師Marcus。

她小心翼翼卻又裝的放鬆,不經意的問起對方問題,然後大膽的提出電話的需求,
「好啊!」對方熱情地回應,赫特曼心裡放起了煙火,
取得資訊之後心裡竊喜探討大麻宴的康莊大道就此展開……..

 

(請期待下集。)

uknowiknow.com 有更多(合法的)烹飪課
資料來源:
【文:羅齊】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