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ment 0

【課前預習】沃草共同創辦人柳林瑋:「我哭,是因為我看到希望」

幾次跟他碰面都約在臺大醫院的便利商店,他匆匆吃著午餐一邊說話。或者在街頭上遠遠、遠遠的看著他。他的忙碌臉上都寫的清楚,但他卻永遠精神飽滿的說話,不時還問對方「你是沒睡好還是沒吃,手怎麼一直抖?」

他是沃草共同創辦人柳林瑋,大家叫他柳林。他是1985號召二十五萬人上街的新世代社會運動者,也是一位喜歡在照顧病人時問東問西,聊天聊進心裡的醫生。

從「反波波運動」開始到1985兩次白衫軍的動員、今年的太陽花,我們對「柳林醫師」並不陌生。但從去年認識他到現在,最想問他的是社會運動面對的是一次又一次的失敗,洪仲丘事件到現在都沒個結果,是什麼在支撐著他?他怎麼能總是看起來充滿希望?

沒想到他的答案,都跟醫學院教他的事有關。

「社會致病論」永遠看到受害者背後的社會問題

「一連串的失敗到現在,有時候我會悲觀,但這些事不做會睡不著、自己會生悶氣。」他說,「後來發現做這些事情(社運)反而是自己最快樂的時候,」

他口中那些非做不可,是他看到社會正在扯人民後腿。「在台灣,好事情是做不完的,因為政府也一直在做很多『好事』,」他認為,台灣從來不缺做公益的人,但一直沒解決根本問題,是因為大家都忘了「公義」。

「你看到一個病人,你不會去怪他,而是你會去想是什麼因素讓他過度菸酒、嗑藥、或者出現病變,」柳林用社會致病論來說明他怎麼看社會弱勢、問題。要治病、要幫助弱者,必需改變不公不義的環境,不是只給藥,就像解決農民問題不能只開出各種津貼為藥方一樣。

他又舉了一個公衛課學生都知道的故事。一個老師帶著一群學生沿著河前行,突然,看到河裡有個人溺水呼救,學生A看了看,跟老師說「快救他啊!」,老師不為所動、繼續前行。不久,又看到第二個人在河裡求救,老師還是不理學生A的呼喊,反而加快速度。第三次,學生A忍不者拉住老師說「老師!你怎麼能見死不救,快停下來啊!」

老師沒因此跳進河裡,反而領著學生A看向前方,「你看前面那座橋,那裡有個人不斷把人丟下去,你怎麼不去解決那個問題?我們怎麼能停下來,不趕快去阻止他?」

要治本,就不能停下,而要真正「治好」社會問題,柳林想挑戰的是制度。

成立沃草,就是為了讓整個公民社會更多對話,加強民主體制的透明、可責性。於是在沃草的網站上,你可以看到國會無雙精心選播的國會質詢內容,你可以透過「市長,給問嗎?」對臺北市長參選人直接提問,跟著沃草的FB粉絲團,你收到每日最重要的獨家情報,讓你知道自己繳的稅今天怎麼花。

「這會是一場很長的實驗,」柳林低頭說,「你只能抱著希望,希望公民意識覺醒的人越來越多,」

實驗失敗,笑一笑、調個變因再戰就好

為了把實驗做好,柳林本來接著要進入首屈一指的醫學中心榮總,但他卻改變了決定,未來將在診所開診,彈性的時間安排讓他能花更多的時間在沃草。

做這樣的決定,萬一沃草地進行不如預期、社會反應不好,失敗怎麼辦?

「實驗結果失敗,我們就把實驗變因修正,再試一次就好,」柳林回答。用實驗的角度看待沃草,於是沒有結束的一天、沒有所謂失敗或成功,只是每項變因不斷調整,最後找到一個方式讓公民覺醒。「我從小就很喜歡做實驗,」柳林回答我的疑惑,「這個不可以寫吧,有點變態,」

「我以前會剪蒼蠅的翅膀,不同的形狀看蒼蠅怎麼飛,」中餐時間,柳林鉅細靡遺的解釋他對蒼蠅翅膀的每一步實驗,講得神采飛揚,我非常了解他對找到答案的決心,也完全了解他對實驗的熱情。但他面對失敗的毅力來自於哪?我的問題還沒完全解答。

到學運現場第一件事:掛起蔣渭水、賴和照片

原來是自我的追尋。「我一直很嚮往台灣醫界的精神,我們一直以來都站在弱勢這一邊,」他說,學運時他走進醫師團的棚子,第一件事就是掛起蔣渭水跟賴和的照片,提醒自己的初衷。

「我覺得我已經是幸運的,如果有能力回饋社會,沒有藉口不做,」父母學歷都不到大學,柳林卻能在台灣靠著教育而得到現今的工作、生活條件,實現夢想當上醫生,「上醫醫國,這是老師跟前輩們一直告訴我們的事,國家讓我有能力穿上醫師袍,我就要回饋它,」

柳林選擇了社會運動作為回饋,難免惹來不同聲音與批評。「我每一次參加社會運動都會哭啊,」柳林笑笑,壓力、失敗、疲憊,街頭上的挫折感考驗著他。

但在330,看到五十萬人上街,他重新拾起了相信。「那一次我哭,是因為我看到希望,」上街頭至今,各個運動訴求都沒有完全被回應,但看到多一個人上街,他就繼續有了動力,「因為就多一個人回不去了,」他大笑。

學醫的背景,不只可以幫你了解這位三十歲的青年,也能看到他的未來。

「我的夢想是做一個好醫生,什麼是一個好醫生呢?我腦袋中是一個騎腳踏車在村子裡面一戶一戶拜訪、問候的醫生,跟大家都很好,因為幫助人而得到很多快樂,」柳林形容著他腦中的畫面。

現在的他穿著醫師袍上街頭,沒有腳踏車,卻有了沃草這場實驗,網路是他「逐戶拜訪」的工具,如果沃草也能持續的往促進公民社會發展的初衷前進,不也是幫助了無法跟青年溝通的政治人物、幫助了想要了解政治現況的公民、幫助了台灣只有顏色沒有對話的政治沈痾?

跟柳林一樣想幫助別人、回饋社會的青年越來越多,不同的實驗在各個領域上演。我們舉辦了7/19的社會創新論壇,就是讓大家能交換經驗,一同向前。

當天,柳林與另一位沃草共同創辦人林祖儀,將和來自德國、剛跟Twitter創辦人一同領下美國年度民主大獎的ParliamentWatch Gregor Hackmack對談。Gregor的網站成立十年、改變了德國政治的許多問題,新的對話機制推動著民主前進,因而獲頒柯林頓、翁珊蘇姬都曾領過的年度民主大獎。

沃草這場實驗會往哪裡走?台灣德國兩大團隊會擦出什麼火花?現場其他四組台灣社會創新團隊又是怎麼解決社會問題?歡迎你到現場,一半的時間給你QA,一起找出答案、看見新的可能。

7/19社會創新論壇:看台灣德國六大團隊,如何「創業改變世界!」 (活動詳情

http://uknowiknow.com/pages/events/e2014master.html

 

photo credit: TED X Taipei (柳林瑋提供)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