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ment 1

【課前預習】2013年美國民主大獎得主來台:「社會企業家就是全職的社會運動者」

剛下飛機的ParliamentWatch(監督國會)創辦人Gregor Hackmack,是2013年美國民主大獎得主、2011年世界經濟論壇的青年領袖代表,他人生第一本書討論了失靈民主,才剛出版就被邀請到德國國會替議員、政府官員們上了一課。

台灣對他並不陌生,台灣最大社會企業相關社群《社企流》專文報導ParliamentWatch,商業周刊今年一月封面故事也將其列為主角之一。此次來台,天下雜誌與經濟日報都已安排採訪,事實上,台灣的新創政治社群「沃草」也參考了ParliamentWatch的模式,7/19將於你知我知好學網的大師講座與Gregor面對面對談

 

在商周的報導中是這麼形容他的:

二〇一三年底的美國華盛頓,三十六歲的哈克(Gregor Hackmack),正與Twitter創辦人Jack Dorsey,一同在舞台上授獎。他們接到的奬碑,是國家民主協(NDI)年度大獎,美國前總統柯林頓、翁山蘇姬都曾經領過此獎。哈克是今年唯二得獎者之一,得獎原因是「他們的科技創新,讓民主價值更直接的實現了。」

 哈克能站上舞台,靠的是一個只有五名正職員工的德國網站Parliament Watch(簡稱PW,國會觀察)。

從二〇〇四年開始,PW的出現讓民眾可以直接上網向議員問問題,從德國地方議會到歐盟,共六十五個議會,高達九成議員都在此網站上,回答了超過十三萬個問題。有如面對一場無止盡的即時質詢,你可能認為政治人物避之唯恐不及,但此網站卻能讓政治人物們心甘情願、自掏腰包,購買更多「功能」,以上線接受質詢!

Gregor這次來台,最期待的是7/19與台灣其他五個社會創新團隊彼此分享,36歲的他,公司在十月就要邁入第十年的歷史了,其模式不只是被世界社企培育機構Ashoka列為個案,更已輸出至七個國家。「我有做研究,我發現台灣民間的能量很強,有一位叫做林飛帆的年輕人是嗎?」Gregor一見面就這麼問我,「我很好奇,台灣的年輕創業家們都在解決什麼問題?

攤開Gregor自己的生命歷程,你會驚訝地發現,他創立ParliamentWatch之後,一步一步解決的正是書中失靈民主的問題。

「現代民主最大的問題是民意代表與民眾關心的議題越走越遠,背後原因,就是錢的影響力,」Gregor說,「錢對政治人物的影響太大,於是資訊的不公開也跟著而來,」要解決現代民主失靈的問題,Gregor認為透明度、直接民主、選舉法的改變,是三大良方。這也是Gregor過去十年所完成的事。

「對我們台灣來說,德國國會制度是一個相對好的制度,我們常常都作為模範,但你覺得德國國會還是有很多問題?」天下雜誌記者凱元這麼問。

「是的,德國中央到各地的議會都有問題,但是漢堡沒有,」Gregor轉頭看我偷笑,「因為我都解決它了!」

此話並不誇張,過去十年,Gregor推動至少四次公投:兩次修改選罷法、一次修改漢堡邦憲法、一次修改政府資訊公開法。

十年之後,就算是不分區立委選舉名單人民也能決定,政府採購的合約、建築許可發放、各項研究內容都必須公開,一旦有問題,期限內還可以取消政府採購合約。

為什麼要修改憲法?因為,當Gregor第一次修改了選罷法,政客們不以為然,從議會內快速提案、快速表决,再次把選罷法修改回來。修憲,是為了提高人民公投結果的位階,並確保不會被政客們「逆襲」。

一邊靠著推動聯署、公投來治療失靈民主,另一邊,ParliamentWatch的網站,十年來也以三階段的發展,推動著公民社會的蛻變。

首先,是跟沃草「市長,給問嗎?」一樣的功能,讓選民能夠直接在網站上跟「公僕」們對話,問問題。PW團隊當時就跟現在的沃草一樣,透過不斷的公開政府資訊包括議員的出席記錄、發言記錄、業外收入等,希望能讓媒體來報導、發揮影響力。(搭配同時聯署推動資訊公開法)

「但我們發現這並不成功,」Gregor轉過來看偷笑的我,「對啦,我們太天真了,記者哪有那個時間來看資料,」於是下一步,PW開始寫部落格,

部落格上開始出現一篇一篇的獨家報導,PW本身擁有龐大的合作記者團,彼此交換訊息,從沒人注意過的資料中,總是能討論出端倪。

例如,PW就為梅克爾毀掉了她剛出來時的對手。「我們看了他的出席記錄跟業外收入,發現2010年就去演講了29次,每一次從一千伍佰歐元起跳,而因為這些演講,他至少缺席了三次的國會會議,」這個報導引起媒體注意,Gregor還受邀到電視節目現場與對方對質。結果當然是一切財務公開、透明,報導根據事實而來的PW勝出。

靠著blog,政治人物開始正視PW,Gregor此時決定再擴大影響力。「我希望這個平台能帶起的是正向的公民社會發展,我想幫助那失靈的民主,而不只是反對他,」

「現在的選舉,大家都靠著承諾來判斷,沒有人用記錄來看要投誰,」Gregor搖搖頭,PW擔起這個責任。從選舉前,PW就開始搜集民意,看各選區認定的重大議題是什麼、人民的意見是什麼,然後帶著統計結果去當地議會、選區議員辦公室要求表態,接著,對該選區的選民公佈議員們說了什麼,「同時我們也確保議員們知道,我們把他們的說法都給選區的人知道了,」Gregor笑說。

選舉到來之前,這一來一往的記錄就成了選民判斷的依據。負責任的政治、代表民意的政黨,PW的定位是為了讓政治本來該完成的,在網路平台幫助下,更容易實現。

「所以我說,社會企業家就是全職的社會運動者啊,」Gregor為自己的生活下了定論,從十七歲開始臥軌、反核廢,在倫敦讀書時發起兩百萬人的反出兵伊拉克的抗爭,到現在成為一個社會企業家,其實解決的問題都一樣,只是方式不同。

「因為我發現,最終我要解決的是結構性的問題,這才是最有效益的,」Gregor自省,而一個能夠永久運作的商業模式,如PW,正是他要的解方。

十年過去了,PW及Gregor的發展經驗正是所有對社會有所期待的青年可以參考的故事,「這是很困難的,十年了,要大家一直關注這些硬邦邦的公共議題,你必須要很有創意,」PW的新哏,是在暑假展開之際為每個議員產生「成績單」,「就像學生那樣,你幫他打A+或者Failed啊,」Gregor笑說,搜集了所有資料,在網站上寄給該選區的居民,而該議員的成績立刻成為當地小報的話題,「這樣議員就不會選舉才出現了,哈!報紙標題如果是『我們的議員又得A+』,你看這樣不是很驕傲嗎?」

他是Gregor,永遠帶著笑容輕鬆談論政治,總是能用創新解決這沈痾的政治問題。青年能不能改變世界?創業能不能創造商業價值又解決社會問題,我認識 Gregor之後,這答案再清楚也不過了。

 

7/19,uknowiknow誠摯邀請你一起與Gregor、沃草、社企流、以立國際服務、葉丙成老師面對面,聽德國台灣的經驗分享,聽他們怎麼創業救世界,也聽聽你心裡的答案!

大師講座-拼經濟又改變世界? 看台灣德國六大團隊如何實現!
http://uknowiknow.com/courses/Master-social-entrepreneur-20140719

 

Advertisements

1 Comment so far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