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ment 1

台東現場:不傾聽,你的公益可能只是dead aid

台灣的悶已經不是新聞,在體制內的、體制外的,從商的、從政的,從教育到農業,台灣很多人想要改變著些什麼。

社會創新成為選項,在創造社會價值時也創造商業價值,都市的青年總想著自己是不是可以為環境、農業、教育等社會問題做些什麼,社會問題較集中的偏鄉往往成為實現的場域。

但要怎麼讓改變發生?怎麼打破悶,實現創造?你知我知好學網的學伴J跟著社企流草地學院一路來到台東,第一天的公益平台分享十分豐富,以下是課程筆記。

相片 2014-7-2 14 54 50

「我好像可以做什麼東西,但為什麼在這個框架之下卻做不了什麼事情?」她是過去曾靠近權力核心的公益平台副執行長兼台東辦公室主任劉孆婷,當時在體制內的她,卻覺得自己「就像耶穌被釘在十字架上那個畫面一樣。」 直到來到公益平台。

公益平台由嚴長壽先生發起,八八風災後開始在台東長期耕耘,以資源整合平台的角色希望在觀光推廣、產業輔導、藝術人文、教育扎根四個面向,目標是「為在地找到自己發展的模式」。

劉孆婷從過去的經驗當中省思,一開場就對台下三十個拜學的學生說,「重點是你的工具有沒有選對,那個工作就是傾聽。」

以觀光領域為例,儘管嚴先生已在觀光業累積了大量經驗,但公益平台還是走訪各地、了解需求,希望能做到準確的給魚竿、教釣魚、找魚群。

她再以輔導產業為例,公益平台的目標是創造成功案例,然後讓其他人能夠學習、複製,最終目的是讓遊子能夠回家。

找對的人,做對的事,協助包裝跟行銷,結合外部資源跟擴大影響力,公益平台一再強調自己的平台角色以及在地主動的重要性。

「絕對不能拿著外面的想法來到這邊,」劉孆婷說,用聽的,才能找到做好的工具跟方法。她以比西里岸為例,嚴長壽先生在引進各種資源之前,先聽到、看到了這裡的pawpaw鼓,進而發現部落孩子打鼓的天份,以及學習需求。

牽線之下朱宗慶打擊樂團的何鴻棋老師就跟著來到現場,看到孩子的天份,每兩個星期就來到台東上課一次,不到八十五天,就讓小朋友成為一個能夠表演的樂團,後來還登上國家音樂廳。當地陳姓居民在影片中感嘆,「沒有pawpaw鼓這些小朋友,部落就不會被看見,這也許是我們的生機。」

後來,公益平台又請來不老不落Wilang作為產業輔導召集人,改造了部落內的文化中心,讓樂團有場地表演,接著供餐、導覽等工作機會一併帶起。整個部落的發展用鼓聲開了個頭。接著原民會、勞委會、台東縣府接手,公益平台就往下個個案前進。

「扶植的時候,要給愛跟包容。要聽他說,他要的是一個陪伴。」劉孆婷提醒所有對公益活動、社會創新企業有興趣的朋友,「只有傾聽,才能讓你的心連結到他的心,」

真正的溝通入心,得到的成果是在地的站起。池上的地主是最好的例子。

在金城武 I SEE YOU之後,池上伯朗大道(又稱天堂路)熱度飆高,直直的天堂路有時成了停車場。綠浪的美鋪在海岸山派的壯闊前,引來了金主,大筆預算要跟綠浪的主人買地,說要蓋一晚一萬二的高級民宿。當地人聽到這個開價,也知道了這棟民宿將獨攬美景,他說「你要買地可以,除非你買電線桿之後的地,那沒問題,」要給他近利卻破壞美景,免談。

池上本來是個向心力很強的地方,對於自然條件的保存是所有人的共識,不管是什麼樣的外來資源與在地社區的共同努力,最終目標不只是產值、不只是觀光客數量,更是在地有沒有真正站起、凝聚自我共識,如果只是一昧的拿外部資源、讓外部團體來「打造社區再生」,那就不真實了。學伴我認為,傾聽,讓彼此的心有機會連在一起,資源才能真正按在地意願發揮,公益才是「真益」。

在地才會因此真正站起,從此不需再靠公益。

 

最後,劉孆婷播了下面這段影片作為總結,want to help someone, shut up and listen.

http://

你也想挑戰比一般企業難度更高的社會創新,從社會問題中發展商業模式,做個救國家又拼經濟的超酷創業家嗎?請鎖定UKIK blog,也歡迎到現場與我們一起討論。

Advertisements

1 Comment so far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